<menu id="k4aow"></menu>
  • <td id="k4aow"><bdo id="k4aow"></bdo></td>
    <samp id="k4aow"><nav id="k4aow"></nav></samp>
  • <blockquote id="k4aow"><blockquote id="k4aow"></blockquote></blockquote>
    <input id="k4aow"></input>
  • <small id="k4aow"><samp id="k4aow"></samp></small><kbd id="k4aow"><samp id="k4aow"></samp></kbd>
    免費發布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行業動態 >

    地勘單位改革倒計時,關乎40萬地勘人每個人切身利益

    前言

    2月14號,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審議通過了《關于深化事業單位改革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再次要求2020年底事業單位改革完畢,地勘單位也不例外。2020年地勘單位改革再次面臨重大抉擇,不僅事關單位未來生存發展大計,而且關系40萬地勘人的切身利益。礦材網特邀遼寧地礦集團戰略發展部孟琦部長、原廣東省地質建設工程集團林碧華紀委書記、工會主席和山西省第三地質工程勘察院廣東分院李彥生院長三位地勘行家,一起討論地勘單位改革大事,期盼能為推動地勘行業可持續健康發展建言獻策。

    地勘單位改革倒計時,關乎40萬地勘人每個人切身利益

    孟琪,遼寧省地礦集團戰略發展部部長。畢業于成都地質學院地質儀器專業,北京大學在職研究生,礦物、巖石、礦床專業碩士學位,地質礦產經濟研究員職稱。中國礦聯地質勘查協會副秘書長,中國地質礦產經濟學會理事,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地學哲學委員會理事,《中國國土資源經濟》雜志編委,北京大學地礦同學會副秘書長;歷任遼寧省地質礦產勘查局政策法規處副處長、企業管理處副處長、勘察施工管理處處長、研究室主任、綜合處處長等職;發表地質礦產經濟研究論文300多篇,參加《礦業權市場建設》、《我國地質勘查行業發展及地質勘查行業管理研究》、《地勘單位改革與發展研究》等多項國土資源部軟科學研究課題。

    地勘單位改革倒計時,關乎40萬地勘人每個人切身利益

    林碧華,原廣東省地質建設工程集團公司(廣東省環境地質勘查院)紀委書記、工會主席,畢業于成都地質學院,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國家注冊巖土工程師;歷任廣東省地質局水文工程地質二大隊助工、工程師,廣東省地質局經營處工程師,廣東地下管網工程勘測公司工程師、高工、副經理、經理,廣東省地質建設工程集團公司副總工程師、地質調查所所長。

    地勘單位改革倒計時,關乎40萬地勘人每個人切身利益

    李彥生,山西省第三地質工程勘察院廣東分院負責人,中國地質大學資源勘查專業,地質礦產勘查、礦業開發高工,歷任山西省地質勘查局二一六地質隊技術員、班長、副技術負責、副礦長兼廠長及技術負責,山西省第三地質工程勘察院礦長兼技術負責、副院長等職。

    地勘改革采訪1

    劉平:2020年是地勘單位改革最重要的一年,無論是事業類一類二類單位,到2020年底都要改革完畢,是地勘單位最重要的轉折點,所以今天我們請到三位專家討論地勘單位改革的相關問題。首先第一位是原廣東省地質建設工程集團紀委書記、工會主席林碧華書記,林書記和大家打個招呼。

    林書記:大家好。

    劉平:第二位是遼寧地礦集團戰略發展部孟琦部長。

    孟部長:您好,非常榮幸和大家一起討論。

    劉平:第三位是山西省第三地質工程勘察院廣東分院李彥生院長,李院長跟大家打個招呼。

    李院長:林書記、孟部長、劉總你們好,我是山西省第三地質工程勘察院副院長兼廣東分院負責人李彥生,有幸和大家相識。

    劉平:2020年是地勘單位改革重要的選擇點,也是改革最后期限的集中年,為什么說2020年是地勘單位改革最后期限年和集中年?請孟部長先發表觀點。

    孟部長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對國家事業單位改革高度重視,從全局高度做了戰略部署,也明確了改革的總體目標和階段性目標,是要不遺余力地加以推進的,2020年的其中一個重要的基本目標就是基本完成事業單位的改革。

    在這個大背景下,地勘單位的改革要緊跟全國節拍,融入時代大潮,無論遇到什么困難,都不能抱有任何僥幸和懈怠的想法。在以往幾十年間,地勘單位改革走在前列,甚至是孤軍深入,基于國家宏觀戰略的需要,我認為地勘單位改革一定會更加快速推進。

    第二是各省的事業單位有一個特點,就是地勘隊伍總體數量多,地勘隊伍影響到每個省事業單位改革的總體進展和完成進度,因此各個省都會把地勘單位改革作為重中之重一抓到底。

    第三個特點,和其它行業相比,地勘單位改革都走在前頭,扮演著拓荒者的角色,也積累了很多寶貴的經驗。地勘單位改革是具備諸多全局性條件,基于三個方面考慮,我覺得今年應當是地勘事業單位改革加速推進的一年。

    劉平謝謝孟部長,那么林書記對這個問題怎么看?

    林書記:我認為地勘單位改革已經談了幾十年了,從我1983年大學畢業剛進入地礦局水文隊,國家就開始號召走向市場,要改革,要企業化,當時水文隊就成立了打井公司,在全省全國乃至非洲都開拓地勘市場,改革和企業化就是那時開始的,而現在我已經退休了,這幾十年地勘改革一直都在路上沒有停歇,但改革一直都是曲曲折折進進退退。80年代末90年代初應該是地勘單位最艱苦的時候,因為改革已經到深水區,沿海地區的事業經費非常少,那時候地勘單位基本都在市場中成長起來,我在80年代初剛畢業時還做過20萬的地調項目,但是到了1986年我就已經開展核電站和高速公路等市場項目了,那時候我們就認為市場化以后我們就一直走工勘或施工的路子。2004年我成為地下管網公司的經理,剛開始我們沒有享受事業單位的補貼,一直到2009年2010年開始可以申請國家地勘基金和省地勘基金項目,才讓地勘單位有事業單位的待遇,但沿海地區地勘基金比較少,特別是廣東省的礦業不太發達,像山西、內蒙古等礦業發達的省份從2003年開始十年來受益更多。近年來改革的呼聲又再響起,廣東省從2012年開始分類改革,到2017年底已經完成5年的過渡期。

    剛才孟部長講得很好,事業單位不單是地勘單位改革,全國的事業單位都必須完成改革,而2020年底是改革的最后期限。我不認為廣東省的地勘單位改革走在事業單位改革最前面,雖然廣東省的市場經濟非常發達,但地勘單位卻比較保守,而且地勘單位老一輩的思想還是偏保守,始終還是要抱著事業單位的飯碗不放手,這就造成年輕人使不上勁,也出現了事企不分和政企不分等很多問題,因此事業單位改革必須要進行。但是如果改革人涉及到個人利益或者單位利益,改革就很難進行,只能由上而下才有動力,要有各種政策配套,我也不希望改革拖到年輕人像我這樣退休了還沒有完成,希望今年年底就能夠見分曉。我再介紹一下我的單位情況,廣東省地質建設工程集團公司現在是企業單位,而到12年開始分配改革時,我們單位有一個事業單位名稱——廣東省環境地質勘查院,這兩個名稱也需要在改革的時把它們分開。

    劉平這些問題都有待于在今年解決,李院長的對地勘改革有什么看法?

    李院長:孟部長和林書記剛剛講到很多地勘改革的關鍵時期,我想從3個方面簡要說一下我的個人看法。首先為什么說2020年是地勘改革的關鍵期,中央辦公廳發布過《關于從事生產經營活動事業單位改革的指導意見》,要求改革的最終期限時間是2020年,地勘單位是否屬于生產經營性單位,我覺得各個省可能會有不同判斷,但如果是從事生產經營活動的事業單位肯定會加快改革步伐。

    第二點是去年兩會的工作報告對國家機關改革的指示非常明確,很快自然資源部的重新歸并成立,同時合并很多部局,從中可以看出從中央到各個省市改革力度非常大,廳局改革基本到位后,接下來就是事業單位改革了。

    目前山西地勘單位的改革情況和廣東差不多,都屬于二類事業單位,但是每個單位也都有一塊企業的牌子,去年7月份,山西地勘局三勘院為了響應粵港澳大灣區改革的需要,到廣東深圳設點辦了一個分公司,去年運營了半年,整個廣東的業務都在推進。

    第三個問題也是林書記剛才說過的,地勘單位現在雖然是事業單位的身份,但是做企業的事情更多。

    劉平:就是戴著事業的帽子走企業的路子是吧?

    李院長:對,而且這對事業單位職工的風險非常大,也制約地勘單位的發展,因此對地勘隊伍的長遠發展來說,今年也應該推進改革,山西省委省政府去年也要求山西地勘局進行嘗試性地勘改革。因此今年的改革肯定也是個關鍵期,肯定會有一些動作。

    劉平:無論從地勘單位現狀還是國家要求,今年2月14號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也審議通過了《關于深化事業單位改革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再一次要求2020年要改革完畢,所以無論從中央還是地勘單位的實際情況看,今年必須要改革,作為地勘單位來說,必須要認識到這是最關鍵的一年。

    地勘改革采訪2

    劉平:我想讓三位談談地勘單位改革為什么引發這么廣泛的關注?孟部長您怎么看這個問題?

    孟部長:地勘單位改革持續有40余年的時間,十一屆三中全會過后兩周,我們當時在國家地質總局召開會議的工作報告中,就提出地勘單位改革的有關要求,這40余年大家對改革的基本內涵還是缺乏理解和認識。我這里提出兩個概念,一個是單位改革,一個是個人身份改革。從某種意義上講,單位改革就不能算是一個完全徹底的改革,只有身份轉變之后才能算一個完全徹底真正意義上的改革。也只有改變了身份才牽涉到我們每個人的利益,所以說我們每個人對這個問題是非常的關注。

    這些年來關于國有地勘隊伍改革出了很多模式,但在我看來,那些所謂的內蒙模式也好,陜西模式也好,他們都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改革,只有遼寧的改革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改革。我們遼寧地勘局5家地勘機關人員的身份都是參照公務員管理身份, 2015年年底我們將近12,000余人的事業單位,人員的身份統統都被改掉了,應當說遼寧省是全國獨一無二放棄國有事業單位身份的改革,而別的省都是老人老政策,新人新辦法,并沒有觸及到地勘人員核心的切身利益。在這次改革中,可以說我們每個人在心靈上都進行了一次極大的考驗和洗禮,也曾經發生了一系列的群訪等不穩定的事件。我是遼寧省地勘隊伍中第一個帶頭簽字放棄參照公務員管理事業單位簽訂企業合同的人,我對待改革的態度向來比較鮮明,我是積極支持改革,但是我從來都是反對缺乏科學態度、蠻干甚至惡搞式的改革。

    我研究改革項目研究了30年,我的文章可供大家推敲,我是積極支持改革,因為我們這種體制不改肯定是不行的,問題是究竟怎么改,所以大家為什么關心這個,因為跟切身利益相關。

    我去年寫有一篇文章《直面國有地勘隊伍的歷史遺留問題》,在這篇文章中就把改革為什么困難重重,改革和大家究竟有哪些利益關系?我都有一些數據,因為這里時間很寶貴,我就不再重復。

    我再說一說遼寧地勘隊伍改革實際上已經醞釀有5年時間,2015年12月份,我們遼寧省政府就開始籌劃地勘事業單位改革,最初把任務交給遼寧省國土資源廳,遼寧省國土資源廳把起草我們省地勘事業單位改革的這項方案起草工作交給我,2016年元旦期間我拿出遼寧省地勘事業單位改革的第一稿,我當時寫了6200字。后來國土資源廳又把這項工作推給省發改委,到最后這個方案出臺,我最初提出的措施,還有一些優惠政策,已經改的面目全非。我們從2015年底開始著手這件事情,現在是已經5個年頭,取得一些進展,但是困難重重。

    為了維護自身的切身利益,一些人選擇提前退休,我們2016年底一次性突擊退休達3000余人,這些人以為退休之后就進入事業單位的保險箱,實際上不是,退休之后和其他事業單位退休的人待遇不一樣,這個事情在那篇文章中都有數據,我就不詳細的說,我暫時先講這些。

    劉平:林書記怎么看地勘改革受到廣泛關注這個問題?

    林書記:我是這樣認為的,廣東省其他單位的改革都沒有引發這么大的關注,為什么單單就地勘單位的改革讓大家那么關注和討論激烈,實際上是由于我們地勘單位長期還是比較封閉,而且我們的經費來源在市場上處于劣勢。如果僅僅依靠市場,我們搞工勘的單位跟建設部單位競爭,他們上邊有“婆婆”,我們沒有,我們是處于劣勢的,礦業方面也是如此,我們也比不過一些大的礦業集團。所以我們整個地勘單位人員對改革特別關注,覺得自己的切身利益由于改革可能就要發生很大的變化。

    這也是由于公務員、事業單位和企業的待遇特別是退休待遇形成差距而造成,年輕人作為企業來講,它有很多政策,多勞多得,或者企業可以制定一些分配方案,對于年輕人來講,可能還是改的好。但是老人一旦退休,這個差距非常大。

    但是其他一些單位我們也親眼見到,所有的設計院還有很多的單位,他們的改革基本上沒有什么討論,沒有這么大的關注,說改就改,如廣州市市政設計院、廣東省建筑設計院等他們的改革都很順利。他們感覺到退休以后差距會大一些,可是他們在職的時候收入非常高,我們地勘單位如果完完全全按照事業單位來做,在職的時候收入并不會太高。如果作為企業,可能收入多一點,但是退休的時候差距就非常大。在職的時候收入不算高,退休還這么低,你說大家關不關心?肯定是非常關注的。

    剛才孟部長講得很好,不管怎樣改革,如果個人身份沒有改變,那么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改革,F在已經改革了40年,整個歷程我是親身經歷也知道很多,我覺得到2020年底這個事情肯定有一個大的結論。

    廣東省也是在2012年的時候就進行分類改革,按照一類、二類、三類來劃分,分類改革給了5年的過渡期到2017年底結束,過渡期以后現在又過了兩年。如果不是中央和省里邊推進,可能沒有人愿意觸動自己的利益,壯士斷臂的勇氣可能還是缺乏。

    劉平:感謝書記,李院長對這個問題怎么看?

    李院長:前面二位領導講了不少,我做一些補充,我覺得我們地勘改革會受到這么大的關注,我覺得有三個方面。

    第一個我覺得跟我們地勘隊伍的性質有關系,跟我們行業有關系。 因為我們地勘單位從事國家的基礎性、戰略性和公益性的工作,我們做地質工作的時候,他的面比較廣,影響比較大,我覺得它會受到關注。

    第二個方面是由于地勘隊伍本身的結構。我們原來是部里直接管,相對比較封閉。倒推前20年,我們地質隊就我們自己內部的,部和省里面給我們任務,然后我們自己組織,抬頭就是這些人,相對我們跟外面打交道不多。同時我們隊伍體量比較大,全國各地的地勘隊伍總共有40萬人,基本上每個省每個市少到一兩支,多則三四支地勘隊伍,這個體量非常龐大,改革勢必要受到關注。

    第三個改革會涉及到每個隊伍每個人的切身利益,改得好或改的不好大家都會關注。我就從三個方面來簡單補充一下。

    劉平:地勘改革涉及到40萬地質人的切身利益以及發展,所以廣受關注。

    地勘單位改革到底怎么改?地勘人怎么辦?請大家明天繼續關注!歡迎大家拍磚討論!

    文章來源于:礦材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自定義HTML內容
    国产一区二区福利久久_国产精品午夜久久久久久99热_三级中文字幕永久在线视频_免费精品国产自在在线app
    <menu id="k4aow"></menu>
  • <td id="k4aow"><bdo id="k4aow"></bdo></td>
    <samp id="k4aow"><nav id="k4aow"></nav></samp>
  • <blockquote id="k4aow"><blockquote id="k4aow"></blockquote></blockquote>
    <input id="k4aow"></input>
  • <small id="k4aow"><samp id="k4aow"></samp></small><kbd id="k4aow"><samp id="k4aow"></samp></kbd>